都市小說 醫路坦途 臧福生-474 我也去看書

醫路坦途
小說推薦醫路坦途医路坦途
指南参与的人越来越多了,不光数字总医院派人了,就连中庸都坐不住了。中庸医院对于李存厚教授在茶素开展指南的制定很是不满,可当他们看到数字总医院都派人以后,坐不住了,呼啦啦的一群烧伤科的专家也来了茶素。
原本就是在这一方面比数字医院差,如果不参与就更差了。当中庸也派了大量专家前来以后,华国有点名头的医院都坐不住了。
如同滚雪球一样,本来是茶素医院出人,金毛史赛克出钱,中庸出名号的组合,一下变成了华国烧伤联合开展行动。
技术先进,科技力量雄厚的派人,什么西华、雅湘最早来的副教授,现在直接都是大主任亲自来。
有钱,但技术和科技不是那么强力的人,人家也不差,没人没技术,咱有钱啊。魔都的涉外、津河的涉外、首都的涉外、华国最大的村子的涉外,呼啦啦的医生带着钱来了。
欧阳这几天乐的都睡不着了,天天早上,上班时间还没到,老太太就来了。“做的小了!你怎么再不做大一点呢。”
欧阳看着挂在大门口的联合教学医院的牌匾,略微有点不满意。老陈陪着笑脸:“欧院,够大了,再大,只能挂在门当中了!”
“也是啊!”
……
“豁!小师弟越来越牛气了。数字总医院的联合教学医院,这牌面可不小啊。”卢老的大弟子,张凡的亲大师哥周弘毅这次是亲自带着人来了茶素。
他们医院在烧伤科太透明了,主任没牌面,只能自己这个院长亲自带队了。
站在医院大门口,看着差不多快一墙的匾额,周弘毅咧着嘴笑,“咱的小师弟也是一个好面子的人啊。你看看,中庸、丸子国的,金毛的,乖乖,不知道的还以为这是卖牌子的地方呢。”
“哈哈。”几个当院长的师兄弟凑到一起来到了茶素。
“张凡呢?”
“小师弟呢?”
当看到路宁穿着白大褂来接人的时候,几个师哥不满的问道!“呵呵,我也是小师弟啊。”
“你不算,你已经不被宠爱了。”
“哈哈。”众位师兄弟又乐呵呵的握手。
“赶紧先进去吧,边疆的冬天冻死人呢。”路宁迎着几位师兄弟进了医院。这几天来的人太多,茶素医院几个领导都成了接待员了。所以当张凡师兄们要来的时候,只能路宁去迎接了。
“这几天太忙了,小师弟根本连手术室都出不来。”路宁感慨的说道。
“怎么?争议很大吗?”
“不小,一条一条的研讨,没出结果前,大家谁都不让谁。因为毕竟是指南,大家都很谨慎。”
“哎,烧伤方面我们也帮不上忙。只能盼着小师弟早点出成果啊。我们医院这次烧伤科的主任也来了,等会让他去手术,虽然帮不了大忙,可也能壮壮声威不是。”
几个当院长的师兄说着话。
茶素手术室里的休息室里,就如同辩论会一样,一会一群单挑一个,一会三五成群的互相挑战。
你说切口必须在三厘米以内,他说不能超过三厘米,超过了损伤会加大。反正真的是谁都不服谁。
可这样也有个好处,就是张凡他们的指南越来越权威,越来越全面。
一般情况下,张凡都是挑事的,他开个头,然后放任大家开始打讨论,当意见统一的时候,就上指南,当意见不统一的时候就上手术台上实验室。医院休息室这几天矿泉水都比平常费一点。
张凡在手术室里挑事,欧阳在手术室外当后勤主任。茶素有名气的饭馆,她几乎都联系到了。今天吃羊肉,明天吃马肉,后天吃包子,反正变着花的让专家们吃好喝好。
“里面还吵的厉害吗?”
“厉害,最近又来了几位专家。不过您放心,会议记录全都是我们自己的人,我没让专家们的学生参与。他们自己记录绝对是不全的。”
“对,这以后都是诱饵,咱千万不能大意了。”
校草:爱上坏心男友
乐呵呵的站在手术室门口听了听里面争论的声音,老太太满意的走了。
这次指南,虽然就是个烧伤科的小指南,但几乎囊括了华国天南海北的顶尖医院,鸟市高官的三甲医院在这里都排不上名号。
可以说,这是华国烧伤科的盛会。
一天又一天,嘴吐白沫的专家们终于慢慢的意见开始统一。指南也编著的越来越快。
就如阴阳相吸一样,茶素这边华国顶尖烧伤科的专家汇聚在这里,就如一块大吸铁石一样,天南海北的患者也慢慢的拥了过来。茶素市区的酒店宾馆有一个算一个都爆满了。
茶素市,在夏天的时候,酒店生意还不错,可到了冬天,这里的就门可罗雀了,除了特殊的几天,比如什么情人节啊、圣诞节之类的,小年轻们抓着机会开房以外,平日里服务员比店员都多。
有人才有经济,茶素市的领导们这几天也没闲着,大家都在讨论,要是茶素市医院,月月有这样的大联欢就好了。我们也不用去银行贷款发工资了。
当然了有人高兴,就有人不高兴,比如小年轻们,因为这几天,外地患者大量的涌入,搞的好些小年轻都找不到房子过节了。大冬天的去野外也不实际,茶素的冬天说冻鸡儿,是真冻鸡儿的。
还有就是茶素数字医院的领导们也愁眉苦脸,不知道从哪里传来的消息,说他们要被裁撤了。
……
“你在哪?”卢老给大弟子周毅弘打电话。
“师父,我在小师弟这呢,昨天才过来。”老周在话筒里面说完,就对其他几个师兄弟小声的说道:“师父的电话。”
“你也去茶素了,你去干什么?你也开始搞烧伤了吗?”老头都惊了。
“没有,没有,我哪有那办事,小师弟这边指南是稳了,我们医院烧伤有点次,所以就厚这脸皮来参与了。”
“自己不努力,就想着提高名望,有用吗!”老头也就随便说了一句,弟子们现在不是院长就是主任的,他也不会多说什么。“我以为你在魔都呢,是不是耿仲也去了茶素。”
耿仲是张凡的四师哥,山华医院普外的扛把子。
“呵呵,师父您料事如神啊,他也来了,他现在是副院长了,他们医院和我们医院在烧伤方面差不多。”
老周笑呵呵的给师父回话。
“哎,没事的你们一个一个都有空,有事了,一个比一个忙。”老头不高兴,心里有点吃味。因为这次指南,要是个普外的多好。
“怎么了?”老周不笑了。
诸天位面逍遥录 青釉漫流沙
“是这样,有个特殊的病号,我拿不准。就师伯最近去了首都,我寻思着找你们几个过来,结果全去茶素了。”
“没事师父,我们下午就飞青鸟了。反正这边我们也帮不上忙。”
“行吧。张凡的指南现在到底什么情况。”虽然老头有点吃味,还是很关心。
“差不多快完成了,现在开始收尾了,等通过卫生部估计都能在今年发行了。”
“这么快!”老头惊讶的说道。
能不快嘛,满华国的烧伤科大拿都来了。
“哦,那就好,那就好。让他不要骄傲,多听听其他专家的建议。”
……
手术室的休息室里,张凡额头都手术帽被勒出了肉印子了,就好像带了一个肉帽子一样。
“你慢点吃。”
“都凉了,再慢点,估计羊肉都沾到一起了。”张凡吃着抓饭和几个师哥聊着天。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我们几个下午就得去青鸟了。”
“怎么了,师父怎么了?”张凡不吃了抬头问道。
“师父没事,老爷子那边好像有个拿不稳的患者,让我们几个过去看看。”
“哦。”张凡没多问,几口吃完抓饭,又喝了一口热茶,不喝不行,饭有点凉,冷羊肉吃进去以后,他有点恶心。
“赵博士,现在难点在哪一方面?”
实验室的赵燕芳也刚吃完饭,这几天知道多少小老鼠被他们给杀了。“现在难点倒是没有了,不过还要重新再过三遍,毕竟是指南,出错了丢人无所谓,可要是丢了人命,咱们就是在犯罪!”
“哦,哪是不是我不上手术也可以了。”
“理论上可以!”赵燕芳言简意赅。她这半个月也忙的实验室都没出过,不光要负责试验,还要负责和手术室的协调,这边还要掌控试验,身心俱疲啊。
“行了。我知道了,你也别太累了,能休息就休息休息!”张凡说的话,虚的连自己都不相信。
对方连回复他的心情都没有,直接挂了电话。张凡也不在乎,就当对方接纳了他的好意,不过等要实验数据的时候,他还是照样催。
“行了,我现在可以出手术室了,师哥机票买了没,我也去青鸟。”
打工是不可能的 善待我
“你去干嘛,我们几个去就行了。现在马上要出成绩了,你走了……”老周小声的给这个小师弟说了一句。
“没事,师父有事,我过去看看心里也好受一点,说不定老爷子以后作业就会少布置点。”
张凡说笑一样的拒绝了师哥的好意。
老周也不纠结,也笑着说道:“怎么,外语还没过关?哎,我现在算是心里平衡了!”
“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