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fbzt妙趣橫生都市异能小說 末世降臨:全球斷電-第二百四十九章:陳寶怡番外讀書-8q51l

末世降臨:全球斷電
小說推薦末世降臨:全球斷電末世降临:全球断电
我出生的那一年,大雪纷飞。
我妈说,那时候家里很穷,我爸在工厂做工,为了挣我的奶粉钱,满手长满冻疮,红得像香肠,还要给我兑奶粉,每天哄我睡觉。
我爸小的时候很喜欢我,为什么我会说笑时候,因为后来他就不喜欢了。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爸变化很大。
他出了车祸。
一只脚瘸了。
以前温文尔雅的人,忽然留起邋遢的胡渣,染上了酒瘾,麻将和赌博。
我妈说我们家挣的钱全被他败光了。
他就是个窝囊废。
没用的窝囊废。
我起先是不认同的。
记忆里,我爸很温和,懂得很多,很像电视里说的那种文学青年,他还会读英文书,我从一岁就开始学英文了。
只不过这些对我的成绩没有任何帮助,年少的时候学的,大了以后全都还了回去,还更加地变本加厉。
其实我也不知道具体的改变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等我某一天我发现,我已经很久没有笑了的时候,我才知道,原来我的家庭已经这么糟糕。
所以当我知道,他不是我亲生父亲时,我其实没那么震惊。
毕竟,谁会那样对待自己的亲生女儿呢?
很多事情我已经记不得了。
太久远了。
————
2033年。停电5个月以后。
因地表辐射过大,已经严重危害到人类的生命,人类不得不躲进地下生存。
缘起修真路 红叶秀枝
听说川贵境内有可以躲避灾难的地下堡垒,不能能抵御太阳辐射,地震,海啸,山洪等,还可以种植植被,有新鲜的空气,有茂盛的草林,树木……
听说有钱人甚至拥有自己的游泳池。
但也仅仅只是听说而已。
外界传得那么神乎其神,说停电一年多前一百多个国家参与了其建造,秘密抽取了一些幸存者转移其内,其中大多数都是科学家,知识分子,艺术家,手工艺家,或者一些对国家有重大贡献的人。
可到底,它在哪里,内部又是怎么样的,没有人知道。
反正,太阳辐射日益增强以后,地表还幸存的人类都转移到了地下。
包括但不限于地铁轨道、高层地下室、下水道,等等所有可以避免阳光直射伤害的地方。
也许地表上幸存的人类已经不多了吧。
黑暗扎基奥特曼
陈宝怡他们带着植被和种子、干粮等东西抵达地下的时候,并没有见到多少同类。
他们独自生活了很长一段时间。
那段时间是陈宝怡最开心的时候。
他们从沿海迁徙到川贵的途中,损失了很多伙伴。
如果说第一次,她失去自己母亲的时候,更多的是痛恨,憎恨,纠结之情,到后来见证了那么多死亡,开始变得麻木不仁,毫不在意。
然而,在见证和自己生活了那么久的伙伴死亡的时候,陈宝怡发现,自己的内心并非波澜不惊。
原来,其实她也那么渴望同伴,渴望友谊。
她们盘踞在一个地下停车场的仓库内。
那个停车场在地下第五层,他们用电胶布密封了所有缝隙,只在每天深夜时打开透气,所以很长的一段时间,他们都不再出门。
如果需要出门的时候,就裹上厚厚的一层衣服,把全身上下都包裹严实,哪怕是眼睛也要用潜水眼镜遮住,再带上摩托车头盔,才能稍微保险。
外界除了太阳辐射,还有其他很多辐射,但她们不知道具体有哪些。
起先发现辐射异状的,是医生他们接诊了不少怪异的病人,哪些病人脱发,呕吐,脸色苍白,皮肤溃烂。
有些严重的,好似被硫酸泼在了身上,皮肉一块一块地掉下来,这样的已经是很严重了。
那时候流言就已经出现了,有不少人转移到地下,陈宝怡他们就属于较早的一批。
但渐渐的,即使她们已经很小心了,队伍里的人也开始出现了这样的症状。
呕吐,脱发,面部变得苍白,心情抑郁,以及各类并发症的出现。
陈宝怡也有了。
今天是她第三次吐血。
眼睛里全是红血丝,头发一抓就掉下一大把,身上的皮肤也渗出红色。
她是队伍里最严重的人。
因为她本来就对紫外线过敏,辐射反应更严重,这是必然的。
可是她不明白,他们已经躲到了地底下,为什么辐射还是无孔不入?
医生说,他们所食用的物资里,他们的饮用水里,他们呼吸的空气里,辐射无处不在,早已超标……
大气层变得稀薄。
不出几十年。
人类就会一败涂地。
这是刘思远的预测。
但对此他们已经没有办法了。
抵达地下室的时候,原先25个人的队伍,只剩下17人,他们损失了很多很多的伙伴。
陈宝怡开始和队伍里的人熟悉。
开始和老陈,也就是她爸,熟悉。
陈郁青开始变得很温和,似乎又回到了她小时那种样子。
把胡子刮得干干净净,衣服也总是干净整洁,偶尔拽上一点文绉绉的诗词,但总是记得不全,说是太久了,忘记了。
她也没有多恨了,因为没必要,反正大家迟早都会死。
超级混混风流修仙记 花落叶舞几夜愁
三国之开元盛世 风雪兰陵
不如在死之前,过得开心一点,互相满足一下彼此的愿望。
他们最近还有一个计划。
继续往地下室下面挖坑,他们想建造一个更安全的壁垒,他们现在有发电机,有电钻,有很多工具。
地表死了很多人一样,有效的资源就限制了,现在弄到这些东西并不困难。
他们甚至有一台电视机,可以播放电视。
或者把游戏机的画面转播到电视上,有四个游戏手柄,几个人还能玩联机游戏,有的时候她也会玩上一把,魏有祺总是跟她抢。
电视机可以播放U盘,她们有很多U盘,机械硬盘,移动硬盘,这些移动储存设备对他们来说像盲盒一样有趣。
虽然他们没有网络,但可以通过本地浏览打开里面的文件。
他们还有一台可以使用的笔记本。
有两箱子移动储存设备,大家每天都会开一个硬盘,有的硬盘是坏的,打不开,但有的硬盘尚且能使用,能开出意想不到的惊喜。
比如电影,小说,各类东西什么的。
很有意思。
全都是人类最后的宝藏。
有的时候也有奇怪的东西,当然,大家通常都会一起看,这个时候就不顾忌什么男女了。
冒牌皇后 陌上猪猪
就是每次都会支开杜瑶,还是不要教坏小孩子的好。
星血 石施实心
太阳辐射愈演愈烈以后,天气也变得极为恐怖。
白天通常很热,能将某些房子建筑都晒化,他们从不在白天出门,哪怕早晨和傍晚也绝不会出去。
那时候经常喜欢白天出门采集物资的,都得了严重的辐射病,起先他们不知道,后来后悔也晚了。
得了辐射病的人都死得极其痛苦,身体好似被火灼烧了,皮肉一块一块地掉下来,红彤彤的一片,看过以后三天都吃不下饭。
所以陈宝怡不想那样。
也不想让被人看到她那个样子。
“宝怡?还没好吗?”
秘密的深拥 赫殇魇梦
她在浴室里,手里抓着一大把头发,眼睛全是血丝,身上的皮肤透着红点,好想刮痧以后的样子。
但她知道再过不久,她也会死了。
“嗯,快了。”
陈宝怡将头发扔到了垃圾桶下面盖起来,迅速穿好衣服出去。
现在是白天,地下室里天气闷热,她们只会在白天洗澡。
一到深夜,外面就会下起大雪,一个晚上就能下到半人高,到第二天上午又被晒化消失不见,然后辐射会进入水中,渗透到地下,成为他们的饮用水。
然后大地,将会寸草不生。
白骨野野。
陈宝怡打开了门,外面是魏有祺,他一笑走上来,“你的眼睛怎么这么红?是不是辐射反应又严重了?”
“没有,昨天没休息好。”
“嗯。”魏有祺碰了一下她的手,然后拉过她的手腕,“走啦,吃饭了。”
陈宝怡抽回了自己的手。
先她半步的魏有祺愣了一下,只得道:“嗯……那个,今晚上吃红薯哦。”
“嗯。”陈宝怡点点头,去吃饭。
用餐的地方并不简陋,是梁文静精心摆设的,说是哪怕住在地下室,也要体面一点,要让这里像一个家一样。
这样大家的心情才会美美好好,快快乐乐。
陈宝怡很认同。
午餐是红薯,算是很奢侈了,是他们从一块废地里挖到的,好几百斤,很小个,但很甜。
医生私底下说,这红薯里全是辐射,但他们没有别的办法,不吃这个,又能吃什么呢。
希望身体能产生辐射抗体吧?
大概只能这么祈祷。
梁文静总是很能活跃气氛,不论什么时候,她好像总能笑出来,还笑得特别高兴。
陈宝怡觉得她有点变态。
越来越有点疯癫的味道。
不过,大家都很喜欢她,都很宠着她,所以陈宝怡很是羡慕她,被人喜欢也是一种资本和能力,陈宝怡没有这种能力。
一入夜。
地下室就会变得极其寒冷,室内会爬满白霜,哪怕点着两个火炉也不能避免。
实在是太冷了。
冷到令人对大自然的力量充满敬畏。
陈宝怡穿好了衣服,几乎是把自己所有的厚衣服都穿上了。
也戴上了保护眼睛的游泳眼镜,把身上的每一寸都裹得严严实实。
她要出门了,离开这里。
穿越到未来:老婆是土匪
她的辐射病太严重,如果她留在这里,等同于一个移动的辐射源。
而且她不希望自己死得那么难看。
听说古代的美人们,在临死之前都不会让自己最爱的人看到自己衰败的面孔,以留下更美好的回忆。
陈宝怡给他们留下一封书信。
不要来找她。
走的时候,她去看了一眼魏有祺。
他睡得很沉。
没有吵醒任何人,陈宝怡打开了地下室的大门,只带了一点干粮,没有带摩托车头盔,家里只有四个头盔,她一个将死之人,不需要这个。
离开了地下室,到室外。
天上正飘着大学,已经把门框淹没了三分之一。
白雪皑皑的一片,让天地看起来是明亮的,一点都没有黑夜所带来的盲一般。
还记得刚停电那一会。
一到夜晚,天总是漆黑的,没有一点光亮。
她不怕黑,也不怕死,甚至求死。
她总是一个人打着伞,在黑暗中闲逛。
看到哪里有光,就去哪里走走看。
那时候,每天接近早上回家以后,她睡不着,像个死人一样躺在床上,她都能听见魏有祺家传来欢声快语。
不是秀萍阿姨和魏胖子的吵架声,就是魏有祺和秀萍阿姨的怼嘴声。
如果再晚一点,她还能听到楼上梁文静骂梁书宇的声音,梁书宇总是让着她,然后她就骂得更欢了。
他们虽然看起来都像是在吵架,可言语里充满了甜蜜,关爱,和喜欢。
那是家人之间才有的,独特的文化。
可她家里,永远只有冰冷的嘲讽,侮辱,暴力。
那时候她总是在想,同样是人,为什么别人的生活,会好那么多呢。她到底差在哪里?错在哪里?
她那么漂亮,那么聪明,应该拥有更好的生活才对吧。
可惜,生活不全按照自己所希望的去发展。
茫然的白,天地都被裹在厚厚的雪层里。
陈宝怡抬头望着天。
天上一颗星星也没有了。
只是一片空洞的深蓝色,像地狱一样,深不见底。
她每走一步,脚就会陷入雪地中,没过膝盖,才不到半个小时,双足已经完全失去知觉。
天寒地冻,冷风猎猎。
茫茫一片。
慢无踪迹。
她也不知道走了多远,总之天快亮的时候,她找到了一个地铁站,进入到地铁站的第二层,她找了一个小小的房间,蹲了进去。
等到晚上夜幕降临的时候再出来,就这样,没有踪迹地一直行走。
直到所有的干粮都吃完了,她也感觉到自己求生的欲望越来越浅淡,所以她找到了一个环境不错的地方,打算让自己葬身此处。
死在一个漂亮的地方。
总好过随便死在大街上,然后被人吃掉,或者被人抛尸在坟坑里要好得多。
不过,来到这里的半夜,她听到有女人在大声地哭泣。
起先,她想就算了。
君 海棠
不要多管闲事。
可是,大概是临死之前,人有了一点恻隐之心吧,她没有忍住,还是去看了。
在这个地下管道里,居住着不少人。
也许是由于人类死得太多,剩下的人,反而不那么热衷于斗争,虽然大家会冷漠的互不相干,但若不是触及到利益,大家已很少自相残杀。
陈宝怡到那个惨叫的女声附近,原来是一个将要临盆的女人。
只有她一个人。
她就像一个怪物。
末世崩坏
头发只剩下夸张的两三根,脸是血红色,鼻子甚至塌掉了,像是被人泼了硫酸。
这是严重的辐射病。
灼伤,她即使不难产而死,也会因为辐射而死。
“救救我的孩子……”她说。
陈宝怡会。
她们的队伍里,现在每个人都会一点基础的医术。
接生,她没有经验,但她学过。
这个女人已经气若游丝了,为了生下这个孩子,她不知道坚持了多久。
辐射病到了她这个程度,很疼的。
可是她竟然能忍下来,大概是为了孩子吧。
陈宝怡帮她接生了。
一个怪物,生下来一个怪胎。
那个婴儿是个男孩儿,在腹中接受了辐射,生出来的时候很丑陋,甚至不成人样。
女人看到他一眼,立刻就尖叫一声,死去了。
留下这么一个半死不活的孩子。
陈宝怡考虑了一晚上,看这孩子竟然没有死,就决定养他一段时间。
反正她也活不了多久,那她能活多久,他就能活多久吧。
她带着孩子,又换了好多个地方。
一个少女带着孩子,即使不参与任何斗争,也是很难生存的。
只不过她的辐射病日益严重,走在路上,不会有人愿意靠近她的,但想要养一个半死不活的孩子,吃的东西很重要。
暴露在外的食物,无所谓了。
能吃的都不会放过。
晚上的雪水,即使是从天上落下来,全是辐射,也无所谓了。
起码是干净的没有病菌的饮用水,比那些河道里的水干净多了。
她本来以为,她会死得很快,很早。
但她竟然一直活着。
还活了好几年。
等到那个孩子长到五岁的时候,还不会说话,他太丑了,丑得让人不忍直视。
但无所谓,现在的陈宝怡也不漂亮。
“m……m……”
他只会发出一个m的音节,连妈妈两个字都无法完整地说出来。
陈宝怡不太喜欢他。
不过却没有办法丢掉他,可能有点习惯了,这样的孩子,丢掉的话,又太残忍了。
而且他虽然愚蠢,却有很奇特的直觉,总能带着陈宝怡找到食物,所以他们就这么相互依存地,生存了下来。
那时候地表已经完全无法居住了。
陈宝怡居住在地表以下的500多米,是别人挖出来的,她交付了一些资本,在这里获得了一席之地。
她们可以养些繁殖快的虫类食用,比如……不说也罢。
不过,就在陈宝怡以为他们会一直这样相互依存下去的时候,那孩子突然不见了。
很突然,不见了。
她找了很久,都没有找到。
那还是一个大雪纷飞的晚上,她在外面走得脚都要被冻烂了,还是没有找到他。
那天特别像她离开魏有祺的那个晚上,外面是白茫茫的一片,天地被裹在厚厚的一层雪中。
唯一的区别是,很多年前的晚上她还能看见地标上的建筑物,到现在已经完全没有了。
多次的太阳辐射爆,已经将地表建筑腐蚀得只剩下骸骨,地表只剩下一片片废墟,光秃秃的一片,没有房子,没有树林,没有花草,什么都没有了。
就像现在的她,什么都没有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