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smw2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說 我真的只是村長 葫蘆村人-628 婆娘還是那個婆娘閲讀-tc7pz

我真的只是村長
小說推薦我真的只是村長我真的只是村长
“爹,这事情……”
刘福林看着他爹。
屋子里其他人也都看着刘载德跟刘载厚两人。
这两人,不仅是老刘家的核心人物,在家里也是有着无与伦比地位的。
兄弟两虽然各有各的家庭,遇到大事,一直都是在一条战线上。
“青梅说得没错。哪怕是目前干大队的工程,一年也能有三百块钱。进厂工资更好……”刘载厚叹了一口气,“就当给大队白打工两年吧,至少,吃住没问题!以后娃儿们讨婆娘,家里也不用给修房子了……”
没有人反对。
对于年轻人来说,欠账不欠账,真心没难么重要。
那是大队欠的,跟他们没关系。
即使真的让他们还,饭都吃不起,还哥球啊!
原来欠了那么多年的账,每年还吃不饱,刘福旺也没有逼着他们还不是?
郑润民家堂屋中。
一个烂铁锅中间架着几根木头,冒着滚滚的烟雾。
熏得人眼泪直流。
“爹,你真想好了?大队可是说了,没得反悔的机会!”郑新云看着他爹,满脸郑重,“要不,把新丰跟子强都喊回来,商量一下?”
浩瀚纪
“商量个屁!明天上午就得决定。要是可以,想办法把新丰跟子强的户口都迁回来……”
小老太太胡淑芳不停地用火钳翻着铁锅里的湿柴,希望让火燃起来。
太熏人了。
听到老头子的话,也是抬头,满脸惊愕,“老头子,你之前一直都不愿意交地,现在别人都不愿意交呢……”
郑润民这次的态度,让家里人诧异。
他要交地!
盛世荣华之寒门毒妃
还想把从小抱给人家当抱干儿子(上门女婿)以及长大后出去当上门女婿的儿子都给弄回来?
这不是找事情么?
“爹,这事情,是不是再考虑一下?大队欠那么多账呢!”儿媳妇儿何玉英看着老人公。
以前她想交地,她爹不干。
这次,她不愿意了,他爹却非得交地。
一队田多,三弟在分田到户后当了上门女婿,妹子也是分田到户后嫁人。
(剑三)丐帮作死系统
家里人口少,多了两个人的田土。
虽然说交税跟上交提留什么的不少,但是两个人的田土剩下的谷子,用来搞副业,一年也是不少钱。
现在交了,就欠一一大笔债务。
伏魔前生之玛珐大陆 伏魔小子
而且这次也分不到一分钱。
“你看看刘家的人,在外面都是说不交,但是这些狗曰的,哪个去找了刘福旺父子?就连队长都没有找……这一次跟上次也不同。之前收地的时候,队长以及大队干部,那是挨家挨户做工作。这一次,他们找过谁?”
经过郑润民一提醒,一家人都愣了。
好像是这样。
杨光明这个队长,这一次,甚至解释都没有。
那态度……
杨光明家里。
即使这么晚了,闺女跟儿子还在学习。
尤其是二闺女,初中没有读毕业,15岁不到进了制衣厂,每天下班回来,陈惠琼都会让她学习。
内容是刘春来从外面弄回来的那些管理书籍。
二闺女很漂亮,高高瘦瘦的,脸上五官也精致。
选上了服装厂的模特,陈慧琼却没同意,而是要求女儿认真读书,成为服装厂的管理干部。
在厂子里,看着孙小玉等人,不仅工作轻松,工资也高,还不用在缝纫机前一天十多小时都是干同样的活,十多岁的女孩子,自然是羡慕的。
加上二闺女已经十多岁,又重新回到学堂,而且还是进入了同龄人的年级,自然吃力。
陈惠琼身体好起来后,就开始抓三个孩子的学习。
每天晚上只要队上没事,所有的家务,都是杨光明做。
他也不拒绝。
多读书总是没错的。
大队长就是读了七年高中,才这么牛逼。
要不然,整个大队,还得受穷。
好不容易收拾完一切,都已经十一点过了。
两口子躺在床上,才有空谈谈今天的事情。
“娃儿学习,你莫逼得太紧了。实在是读不得,在大队上班也没啥啊!”杨光明没有问陈惠琼别的事情。
今天晚上,三个孩子都被收拾了。
现在可是寒假啊!
陈惠琼居然让二闺女开始学英语,连带着小闺女跟儿子也没跑。
“不逼紧点,他们就赶不上了。”陈惠琼叹了一口气,“也是我害了他们,如果从小就抓她们学习……”
“这个怎么能怪你?以前学校都不上课啊。城里的孩子读了初中,也是上山下乡……你当年不就是这么来的么。”杨光明倒无所谓。
黑暗中,陈惠琼用手摸着男人的脸,“傻男人!”
杨光明只是嘿嘿地乐,趁机伸手往婆娘的身上摸。
没一会儿,床就开始吱嘎吱嘎地响了起来。
伴随的,还有压抑得底不可闻的喘息声。
一切平静好久,杨光明才再次开口,“你天天逼着娃儿学习,让他们累了倒到床上就扯铺鼾(打鼾),是怕娃儿听到了吧?”
在杨光明看来,就是这样的。
这婆娘,书读得多,鬼点子多。
像他现在,一看书就打瞌睡,要是被逼着看一个小时,躺床上要不了十秒,就能睡着。
几个娃儿也是,晚上吃了夜饭就开始学,一直到十点半,而且娃儿都睡着了,这婆娘才得上床……
结果腰上的肉,被陈慧琼狠狠地拧了一把。
“哎哟!你轻点!那是肉啊!”
杨光明没想到,这婆娘下手这么重。
今天这婆娘很反常啊。
以前都是自己在上头,她在下头的。
结果,今天位置颠倒了,虽然享受,可男人……
“你真不问?”陈惠琼轻声问杨光明。
“问啥子?”
“我娘家……”
“如果老亲娘还在呢,就接过来,咱伺候着;如果不在了,就逢年过节去给她烧点值钱……大队长都说了,你是我们大队的人。你晓得你为啥是我们大队的人么?因为是我婆娘……”
杨光明自己都没想到,有一天,他能说出这样的话。
有点像刘大队长的官腔,所谓的有理有据,好像也就是这样了吧?
“傻男人!”
陈慧琼叹了一口气。
“光明,没事还是多学点……”
“学啥?听说刘八爷那里有本《金瓶梅》,上面有生儿子的方法,要不我去借来?”
然后,一声惨叫响起。
如意 郎 君
“真的,刘大春这段时间经常说,大队长光读七年高中没用,是把《金瓶梅》研究透了才这么牛……”
黑暗中,陈惠琼羞得满脸通红。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这狗曰的!
一天不学好。
或许根本不晓得《金瓶梅》是啥书,写啥内容的。
不过,她也知道,男人是用这样的方式来绕开她想说的问题。
陈慧琼的手,环上了杨光明的脖子。
使得他有准备翻身上马,却被拦住了。
“光明,大队年后要变天,刘春来不会满足这么一点。如果你跟不上,最后,可能队长都当不成……”
陈慧琼从跟了杨光明,第一次这样严肃地对他说话。
杨光明倒不在意,“那个不可能。只要听话,喊干啥就干啥,他要求做啥,做好就行了。”
“如果他要求的事情,你做不好呢?”
陈惠琼的话,让杨光明无法回答。
他没想过这问题。
“连我这样的,他都弄去上班,不是因为我有什么能力,是刘春来没得人用。以前刘支书管大队的时候,反正都是干体力活,没有难度……但是现在,再这样不行了。刘春来当了大队长,就向全大队下禁嫁令,今年大队没有一个女娃子嫁出去,你晓得原因?”
“那是因为他们不敢不听话啊!”
陈惠琼叹了一口气。
自己男人,终究还是读书太少。
“不是因为他们怕!而是在等,看看今年年底跟明年的情况。哪个不想过好日子?如果大队能给的好处足够大,谁家愿意把女娃子嫁出去吃苦?再说了,刘家的女娃子虽然凶,嫁出去了,受娘家人欺负,也远……”
杨光明猛地坐了起来。
拉开了电灯。
直愣愣地看着自己婆娘。
婆娘还是那个婆娘,可说的话,做的事情……
这婆娘,咋那么陌生?
一起睡了十多年,娃儿都生了几个了啊。
“你干啥?把衣服穿上,马上过年了,莫冷凉了。”陈惠琼被男人那直愣愣的眼神看得满脸红晕。
光滑的脸蛋在灯光下泽泽生光。
“大队长今天给你说啥了?”杨光明倒是不怕自己婆娘跟刘春来有啥。
而是婆娘的反常,太吓人了。
以后还能不能好好过日子?
他感觉,自己这个婆娘,要离自己远去。
至于为啥,他不晓得。
“啥都没说,就喊年后上班。”陈慧琼同样知道自己男人是啥样的,“年后,大队会有大动作。四队队长半年时间换了三次,年后可能其他生产队都要换……另外,很大可能,年后整个大队,干部全部要换,唯独不换的,就是支书……”
“我是大队长安排的人啊,怎么也得算个嫡系吧!”
杨光明暗自心惊。
她婆娘说的,他一点都不怀疑。
可干部全部换……
“跟不上他发展的,肯定都得换。禁嫁令,你晓得的,现在要娶我们大队的女娃子,尤其是刘家的,至少都得初中学历……”
“这个没有吧?”杨光明不明白了。
繼承 者 駕到 校 草 鬧 夠 沒
大队长可没说这话。
只是不准大队的女娃子嫁出去。
尤其是交了地的,一旦把女娃子嫁出去了,大队就把地退给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