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0za熱門連載言情小說 秦時明月之人宗門徒 ptt-第二百四十九章 弱小無助鑒賞-pqb5a

秦時明月之人宗門徒
小說推薦秦時明月之人宗門徒秦时明月之人宗门徒
无尘子和少司命跟着欧铖来到后院,不用想也能猜到,棠溪剑盟肯定会吵起来,甚至打起来也说不定。
大厅内,气氛有些沉重,南桉看着剩下的四人,皱了皱眉,缓缓的开口道:“无尘子已经来了,现在你们都说说吧,怎么做?”
铸家的欧岚皱了皱眉,铸家虽然没落,但是还是掌握着棠溪最大的铸剑工坊,所以他的态度很关键。只是如今铸家没有了铸剑名师,所以再也经不起动荡。因此欧岚更倾向于苟安,支持秦国。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反正他们跟秦国没什么矛盾,真正的矛盾是楚国以及楚国的铸剑师一脉。
尤其是无尘子说的,秦国迟早要对楚国动手,他们也就有机会报仇了。所以不管是为了棠溪还是为了报仇,他们都是要支持秦国的。
超級 富豪 小說
不过国人都有一个毛病就是不会第一时间去表态,而是看别人说了,自己再说。所以欧岚选择了沉默,他知道南桉肯定也是支持秦国,不跟秦国硬碰硬的。
“宛冯剑坊怎么看?”南桉也知道铸家是想什么,所以转头看向了右手边次座的老人问道。
宛冯剑坊的坊主皱了皱眉,然后闭上眼,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我就是个中立的,你们爱怎么做都行,反正你们谁赢了,我就跟谁。
“墨阳剑坊呢?”南桉又看向右手边首座的老人问道。
墨阳剑坊的坊主皱了皱眉,他们墨阳剑坊是韩国的拥趸,韩国能得到棠溪剑盟的支持他们墨阳剑坊是功不可没的,可是现在韩国已经没了,他们也没了效忠的对象。
不过他是得到消息说韩宇外逃了,而且极有可能掌握了颛顼帝的画影剑,所以他是想等韩宇带着画影剑来棠溪,然后支持韩宇成为棠溪之主,带领棠溪反抗秦国的。
只是他没想到的是,没有等到韩宇,却是先等来了无尘子,所以现在他也有些拿不定主意了。没有画影剑,他们墨阳剑坊也没有太多办法。毕竟棠溪九坊,铸家掌握了龙渊剑坊,干将,莫邪,太阿四坊,要不是铸家已经三代没有铸剑名师,铸家一直都会是棠溪之主。
而南桉则是棠溪坊和邓师坊之主。南桉因为打造出了赵国大将军李牧的佩剑镇岳剑,一跃成为棠溪剑主,执掌棠溪剑盟。同样的南桉也是一心为了棠溪剑坊的发展,所以肯定不会选择跟秦国对抗。
法则修神 飞哥带路
“我们墨阳剑坊只听从颛顼帝剑剑主的命令。”墨阳剑坊之主,莫醉沉默了一会儿给了一个模棱两可的答案。
南桉皱了皱眉,看来莫醉是得到了什么消息,很可能无尘子说的有人要挑起棠溪和秦国的矛盾,值得就是墨阳剑坊和在逃的韩国四公子韩宇。
“合伯剑坊呢?”南桉看向最后的中年男子问道。
合伯剑坊的坊主看着南桉,又看向其他人,心里暗道,一帮老狐狸,但是还是开口说道:“剑主你是知道的,棠溪九坊,合伯最穷,所以谁能让我们发展,我们就支持谁。”
南桉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棠溪跟楚国是世仇,你们合伯剑坊为了发展就跟楚国不清不楚的,甚至还帮他们打造了七海蛟龙甲,真以为我们不知道。要不是看你们穷得揭不开锅了才没好意思说你们,否则早就把你们打出翔来。
“铸家呢?”南桉最后看向欧岚问道,只要铸家来口支持秦国,加上他执掌的棠溪坊和邓师坊,就就占其六了。
欧岚想了想,然后说道:“我们想借无尘子掌门的纯钧剑一观,而且在道争丘上,我们铸家已经跟道家交恶,一旦跟秦国对抗,你们死不死我不知道,但是我们铸家四坊肯定是死定了。”
婚然心动:蜜宠小甜妻 青灯古佛
“所以你们是打算跟道家搞到一起了?”莫醉看着欧岚沉声说道,他再不出声,欧岚一旦同意了,他们墨阳剑坊即使找到了四公子韩宇和画影剑,也改变不了结局了,都不用出棠溪,他们就自己内斗消耗得差不多了。
欧岚看向莫醉,皱了皱眉,开口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墨阳剑坊在做什么,我铸家欧冶氏还没倒呢,还轮不到你来指指点点。”
宛冯剑主也是睁开了眼看了一眼莫醉,又看向欧岚,嘴角挂起一丝笑意,铸家坐拥棠溪四坊,掌握着最好的洗剑池,最好的锻剑台和最好的剑炉。墨阳剑坊这是看铸家死了两大高手坐不住想跳出来分一杯羹了。
天然呆情人
合伯剑主也是微微一笑,这种时候他们弱小无助,肯定是要来吃肉了,赶紧打起来,分了铸家四坊。
莫醉看着欧岚眉头皱起,又看向其他看热闹的四人,这几个家伙都是想他墨阳剑坊跟铸家打起来,然后再打着劝架的旗号来趁机占便宜。
壁花小姐奇遇tfboys记 栩栩清风
穹顶 之 上
“我墨阳剑坊一直很尊重你们铸家,从来没有想过插手你们铸家之事,我只是在就事论事。”莫醉开口说道。
“难道我就不是在就事论事?”欧岚反问道,是你自己先上纲上线的,我要听你的跟着韩宇起事。不说其他人怎么样,我怀疑第一个把我卖给秦国的就是你们墨阳剑坊。
“行了,你们也都做不了自己的主,都回去跟自家管事讨论,明天再议。”南桉开口说道。
现在你们是打不起来,我给你们个机会,今晚回去,就把狗脑打出来。明天能活着出现在这里的才有资格继续议事。
宛冯剑主江南雨看了一眼南桉,皱了皱眉,南桉这是要给棠溪九坊来个大洗牌了。而且明显是偏向铸家和秦国的。
合伯剑主也是看向南桉,又看向莫醉和欧岚,最后看向江南雨,你们都是大佬,赶紧打,我看看有没有机会捡漏,一句话,我们合伯太难了!
“告辞!”莫醉看着众人直接转身就走,他必须回去跟族人商量怎么做了,要动铸家太难了,还有其他四坊肯定也都在看戏。
“老朽也走了。”江南雨缓缓起身,仿佛就是来睡觉的。
但是南桉和欧岚都是起身相送。
“我想问,你们这是要对墨阳剑坊动手?”合伯剑主看着南桉和欧岚问道。
他又不傻,南桉本来就是不管这片大地谁做主,反正谁做主,他们就支持谁。而铸家已经表明了是要支持秦国和无尘子的。这恐怕根本就是为了弄死墨阳剑坊,这个跟韩国走的最近的一脉,当做投名状送个秦国和道家。
“看他们自己的选择了。”南桉开口说道,如果和和气气的,他也不想动墨阳剑坊。毕竟秦国有王室铸剑师和秦墨一脉铸剑师。燕赵也有墨家总院的铸剑地。农家蚩尤堂更是本就是铸剑为主。
这些都是传承已久的铸剑地,棠溪虽然是挑战铸剑师圣地,但是经不住几次动荡,导致了他们也分成了棠溪铸剑师和楚国铸剑师两脉,还是见面就拔剑只能活一个的那种。
“我还以为会跳出来的搞我的会是你呢。”欧岚看向合伯剑主说道。
恶魔成长记 长风亭舞者
合伯剑主瞬间愣住了,急忙开口道:“我们合伯剑坊弱小无助,只能靠你们八坊留下的残渣存活,怎么敢搞事。”
欧岚笑了笑,你是当我们傻么,能锻造出楚国七海蛟龙甲你跟我说你们合伯坊弱小无助?跟楚国还不清不楚的。要是棠溪起事了,恐怕你们合伯剑坊第一个带头叛逃楚国把棠溪都卖给楚国了,就跟野王直接投了赵一样。
合伯剑主一阵尴尬,见其他两人都没搭理他,时不时瞟了他一眼,意思是你赶紧滚,我们俩有事要说。
小孤独
但是合伯剑主直接无视,我就是弱小无助,你们一个坐拥四坊,一个坐拥两坊,我就不走,你们必须带我一起玩。
“你怎么还不走?”南桉皱了皱眉说道,你是狗皮膏药么,没看到我们让你走了么?
五年殇记
“我们合伯剑坊穷啊,所以我在等你们请我吃饭,还能免去一顿晚餐钱。”合伯剑主说道。
南桉和欧岚对视一眼,都是无语,你这个样子是怎么锻造出七海蛟龙甲的?棠溪九坊,再穷也没到揭不开锅的地步。
“我们要去见无尘子掌门,你也去?”欧岚开口道。
合伯剑主眼睛一转,楚国不一定靠得住啊,道家是绝对大腿,抱一抱还是不错的。
“去啊,干嘛不去,我对无尘子掌门可是向往已久,可惜一直没有机会聊上几句。”合伯剑主立马说道。
“难怪你们合伯剑坊只能锻造甲胄。”欧岚无语说道。
魔圣梵尊
“因为我们穷啊,弱小无助!”合伯剑主低声下气的说道。
欧岚直接不想管他了,作为同龄人,当年也是年少成名,怎么做了剑坊之主以后,就成了这样。
“那就一起吧!”南桉看着合伯剑主说道,这是个狼灭,根本甩不掉。
三个人从大堂绕过门拱直接来到安排无尘子两人住下的小院。
“棠溪剑主南桉,铸家欧岚见过无尘子掌门,见过少司命。”南桉和欧岚行礼说道。
然后又都是看向合伯剑主,要来的是你,结果来了不说话的还是你,你想做什么。
无尘子和少司命早就知道他们会来,只是不知道来的会是谁而已。
“合伯剑主见过无尘子掌门和夫人!”合伯剑主谄媚的行礼说道,行礼的程度也比南桉和欧岚弯的腰更深,而且跟南桉两人对少司命的称呼也不一样。
“MDZz,你要点脸不了?”南桉和欧岚都是心理骂道。
无尘子和少司命都是被合伯剑主的礼给弄得有点愣住了,少司命脸一红,一挥手一道万叶飞花流将合伯剑主扶起。
南桉和欧岚对视一眼,这货是在走迂回路线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