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言情小說 英雄聯盟之兼職主播 愛下-第1419章 現在是問你吃火鍋的事嗎?

英雄聯盟之兼職主播
小說推薦英雄聯盟之兼職主播英雄联盟之兼职主播
被众人目光灼灼地看着,李诗晴感觉有点不自在,特别是连苏晨都用求助地眼神看着自己的时候,李诗晴就有点不知所措了。
苏晨能不急么,现在韵兄弟明显是生气了,连傻子都看得出来,不仅仅是韵兄弟生气了,连女战士都生气了。
苏晨就没见过这么冤枉的,自己活了二十多年,自己有没有孩子自己还不清楚?
而且苏晨可以很肯定自己去花城之前没见过李诗晴,总不能梦里播种生孩子吧?
小说都不敢这么写,那得破坏宇宙时空的定律,霍金的棺材板都压不住。
好文筆的都市异能 英雄聯盟之兼職主播 線上看-第1419章 現在是問你吃火鍋的事嗎?分享
“我也不知道啊!”李诗晴迫于众人的目光的压力才讷讷地说道。
只是李诗晴说出来的话反而更让人摸不着头脑了,你的孩子你不知道?
就连沉浸在苏晨是个大骗子的悲恸中的王文韵、林文歆两姐妹都奇怪地看向了李诗晴。
林文歆比姐姐好点,至少把自己放在了一个边缘人的位置上,现在苏爷爷这样大张旗鼓地把苏晨摆放在一个三司会审的地位上,很显然是要为李诗晴主持公道的。
但是李诗晴为什么要说不知道?
很快李诗晴就给出了众人答案,原来李诗晴的孩子是试管婴儿。
也就是说,茜茜是试管婴儿的产物。
这事情还要从几年前说起,当时的李诗晴和家里的矛盾挺大的,家里人都希望她早点嫁人。
周围又很多公子哥整天围着她转,父母更是觉得女人必须要有个男人撑腰才能活,反正意思是这么个意思。
李诗晴当时是一个多么骄傲的女子啊,和家里人据理力争,她李诗晴就算没有男人也能干出一番大事业来,男人能做到的事情,她李诗晴也一定能做到。
反正她当时的性子和现在的林婉儿有点像,在事业上好胜心强的女人是很难说服的。
就好像钟情于权势的人,你很难劝得回头。
所以李诗晴父母又开始拿孩子说事了,说没有男人,你就没法要孩子,女人一旦上了年纪生孩子就会很危险之类的云云。
李诗晴说自己以后不要孩子,结果李诗晴的父母说必须得要,双方僵持了挺久的,最后李诗晴一气之下就消失了,再次出现的时候就已经生下了茜茜。
茜茜就是委托医疗机构提取的捐精者的精子样本,因为为了保护捐精者的隐私,这家医疗机构是要对捐精人的资料进行保密的,就连李诗晴也不知道孩子的父亲是谁。
所以每当别人揣着茜茜的爸爸是谁时,李诗晴也很苦恼,因为她真的不知道啊。
不过她并不后悔生下茜茜,虽然因为这件事,她和父母的关系直接掉落冰点,好在李兴怀全力支持李诗晴,李诗晴才能熬到今天。
听完李诗晴一番讲述之后,在场的人都唏嘘不已。
唏嘘完之后,大家又把目光落在了苏晨身上,意思很明显,你啥时候跑去捐精了?
苏晨刚刚还沉浸在李诗晴这曲折家庭伦理大乱斗的剧情当中没走出来,突然发现所有人都看着自己。
寓意深刻都市异能 英雄聯盟之兼職主播 永遠的黃昏-第1419章 現在是問你吃火鍋的事嗎?
苏晨无辜地看了看所有人,“我没有啊!”
苏晨表示自己很无辜,自己没有捐过好吧。
众人依然是狐疑地看着苏晨,你没有?那茜茜怎么来的?
“真没有,我发誓,我没捐过!”苏晨很肯定自己没有干过这事。
这个时候,众人的目光又回到了李诗晴身上,苏晨和李诗晴总有一个人在撒谎,当然,也有可能是两个人都在撒谎。
“我还有当时的证明。”李诗晴说完,掏出电话给花城的保姆打了个电话,没多久对方就给李诗晴传回了几张照片。
是茜茜的出生证明,以及茜茜是试管婴儿的证明,还有机构的印章等等。
这就证实了,李诗晴没有撒谎。
所有人又把目光转向了苏晨,李诗晴都拿出了证据了,那你小子也应该拿出点证据来证明自己啊。
苏晨慌了,自己怎么证明啊?这似乎有点难度啊。
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說 英雄聯盟之兼職主播 txt-第1419章 現在是問你吃火鍋的事嗎?分享
“大家先不要慌,先喝杯茶压压惊,容我好好想想,我过滤一下脑海里的垃圾信息。”苏晨总感觉自己错过了某些关键因素。
汪谨慧给大家倒茶,苏晨一个人在苦思冥想。
苏晨一直盯着李诗晴提供的那些“证据”,苏晨不是怀疑它假,而是苏晨觉得有点眼熟。
苏晨眼睛盯着李诗晴手机里的证据照片,一只手停在半空不断抖动着,似乎苏晨要想到了,但是又差点。
“等等……这家机构是不是在燕京的,那里后面还有一家火锅店。”苏晨突然说道。
李诗晴仔细回忆了一下,“是燕京的,火锅店的话……好像我路过的时候,好像有一家店很多人排队,是不是火锅店就记不太清了。”
“那应该是了,当时大白拉着我排了半天队,我都说不吃了,她说那么多人排队,一定好好吃,硬拉着我去吃。”苏晨说道。
众人:“……”
现在是问你吃火锅的事吗?你能不能严肃点,正视问题的根本。
见众人要吃人的目光,苏晨连忙解释道:“你们别急啊,你们一急等下我就忘记了。”
苏晨示意众人不要催。
王文韵此刻想让妹妹把苏晨的狗头打爆,好嘛,大白也来了,看来还有一段不为人知的秘辛。
“我回忆一下啊,当时,我应该是去了那机构的,就你去的那个。”苏晨指了指李诗晴说道。
苏晨继续回忆:“当时,好像是大白她们院系组织的一次公益活动还是啥的,呼吁她们踊跃捐骨髓,捐骨髓嘛,也不是当场捐,就是体检啥的,做个登记,等真的有人需要了,他们才会真的要你提供骨髓,反正就是在骨髓库建档。
你们都知道的,我苏晨一向正义感爆棚,乐于助人,这种好事我一般都是积极主动参与的,虽然我不是她们系的人,但是她找到我,我就踊跃报名了,跟她一起去。”
苏晨在这里稍微做了那么一丢丢的改动,当时大白来找苏晨,说是有好事情介绍给他,让他积极主动一起跟她去做好事,捐个骨髓,当时苏晨一听捐骨髓,就想起牛筒骨,猪筒骨的骨髓被人吸出来吃,多可怕啊,打死不去。
然后被大白宿舍的人一顿教育,告诉苏晨,捐骨髓,其实就是捐造血干细胞,造血干细胞的移植对于一些血液病很有用,比如白血病之类的。
而创建一个完善的骨髓库,就能救更多的人,而且捐点细胞,对人的健康影响不大,基本上都是大家不了解,才会和苏晨当时一样,听着就害怕。
不过被大白和她的室友普及外加鄙视了一番之后,苏晨也被大白抓去了捐献,只不过捐献的过程中出现了一点点小小的曲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