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都市小說 燼神紀-第一千零二十五章 燼神紀元年展示

燼神紀
小說推薦燼神紀烬神纪
这独孤篪自然是明白师傅,他这是思及了已然逝去的故土了。承继了那前世的记忆,一样有着那一界人的代入感,自然也不得不负起那前世无能阻止故土被毁的愧疚。而这一神纪呢,独孤篪,伏老,冥后这些人,作为这一神纪的人,对于这一神纪将要面临的危险应该有着什么样的情怀。
“那通天盘,星老他也研究的差不多了,借之确能通达神界,只是如今,咱们这乾坤世界业已进升为神纪,怕是两个神纪之间,来去便不是那般自如了,再加之这封天印的力量,怕是那边的神纪一样会出再对等的力量的壁垒。
能不能将你们传送过去,还要等这神纪之事完成后再作实验,但无论如何,这些个神级强者是绝不可能进入那一神界了。
不过也好,他们留下来,将这里建设起来,倒是于那一神纪的众生来说,也是一个可能的退身步。”正说到这里,这慕容施心下一动,不由的咦的一声轻呼出来。
随着这慕容施轻咦一声,独孤篪亦是心神一动,那神纪诸时空世界孕育的情形已然尽收心中。“三千,竟然有三千之数。”
之前那慕容施还曾说,在其前世之时,那星神纪中诸灵界加起来也不过一千三百四十二处,想不到这乾坤世界新的神纪诞生,竟然生生创造出三千处时空世界出来。
这时空世界的数量,对于一个神纪来说,无疑代表着其潜力的大小,便从这一点来说,今后这新神纪的成长绝对要远远胜过那星神纪。
“三千,三千哪,呵呵,这一处处的灵界时空,一个个的要培养成形,哪可须要多少的源力才能成功,哎。”这一声叹息,也不知是喜是愁,而这叹息之人慕容施,心里也不知该喜该愁,或许是喜中带愁吧,想想,怕是不久的将来,独孤篪等一众小辈便要去那外神界去闯荡去了,而这里的一切事务,还不是都要压在他与伏老等人头上,这么多的事情还不得累死他们这一帮老骨头了。
星神之心与乾坤世界融合,这新神纪初诞已然渐渐接近了尾声,而整个神纪的雏形,也在独孤篪的识海中勾勒出来。
如何形容那种情形,哦,这神纪整体看来,倒似一个球形星云,那星云的中心,便是原本的乾坤世界,实体部分打散之后重新凝聚而成,与那外面神纪的神界对等,而在其周围自然是那或远或近,有规律地,依附于其四周的时空世界虚影,这些个将来会成长为一处处灵界的时空世界虚影此时还不曾凝聚实体,却已然支撑起属于自己的时域空间出来,待得他们一个个的成长成熟之后,那样子,也会变成一个个被一众大千世界环绕着的星体模样。
当然,这些还只是此一新生神纪显现出来的表象,而在其内部,自然也出现了许多变化。这里只以变化来形容,实在有些过于简单,应该说是已然绝对地不同了。
之前,独孤篪他们所开辟出来的数重天冥,因有着那诸般定界之宝,和诸般大阵支持的原因,虽然其中地形地貌,大道规则,与之前相比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不过那层级分明,却是没有半点改变。
说起来,这大道规则的变化是最大的变化,独孤篪只须细细地感受一下便能发现,这里的大道已臻完满,比之他之前所在的那外灵界来说,可是高了数个层级。虽然不曾感受过那神界大道是什么样的,不过独孤篪相信,这里的大道水准,绝对已经达到了那外神纪,神界的水准。
“不错,这大道层次,比之老夫之前所在的那星神界来,可是还要强上许多。”对于这一点,慕容施自是有着绝对的发言权的。
“呵呵,嗯,神界大道既然成了,看来咱们乾坤中的诸位神级强者,便不再会受那境界的压制了。说不准,用不了多长时间,这其中便会有人进阶,冲击更高的层次呢。”
他说的不错,之前生活在灵界层次的世界之中,这慕容施,伏老,星老,还有那冥后等等一些个主神级强者,其修为一直得不到进一步的提升。只所以会这样,倒不是他们积累的不够,而是那灵界的大道限制了他们的提升。
优美言情小說 燼神紀 線上看-第一千零二十五章 燼神紀元年推薦
而如今,这新生的神纪,哦,对了,对于这一新生的神纪,之前独孤篪他们便已经为其拟好了名字,叫作烬神纪。在这烬神纪的神界之中,其大道层次,如今绝对不会再成为他们冲击更高层次的限制,多年的厚积,必然会在较短的时间内薄发出来。而这其中,慕容施怕会是以一种跳跃方式进步,也许能够一举突破到上一世的顶巅水准也未可知。
还有一点,就在这烬神纪初诞的一刻,独孤篪便明显地感觉到一点,那就是,今后,这烬神纪中所有修士的进阶,再不会受其与灵儿二人修为境界的压制了,这也许是神纪大道的进步,冲开了这封天印中的某一种禁制的原因吧。
这一点,对于整个神纪来说,绝对是一件好事,对于独孤篪来说,亦是一件好事,至少,从今以后,不会为了保证那些个神级强者,在这乾坤世界之中不会降低境界,他不得不一个个的将其认作师尊了。
之前,独孤篪最为担心的便是,这烬神纪创生于封天印中,那么,诸般大道之力形成过程之中,会不会有所滞碍。其它的不用说,比如那生命大道,自然大道,轮回大道,这些个在这封天印成形之初,作为器灵的灵儿,那时便自其它大道本源处拓印了大道道印过来,而那道印,便如一枚枚种子,只要拥有足够的源力供应,这道印便会如种萌发般成长为完整的大道。
而且那一颗星神纪之心,其中也有着属于神纪完整的道轮。神纪成型的过程中,这道印加上那道轮,却是能够将这大道圆满地建立起来。
不过,对于其中的几种大道,独孤篪还是有些担心,怕因着这封天印的原因,他们的形成会受到影响,比如那时空大道,比如那命运大道。
据传,这时空长河与这命运长河,并不处于任一神纪之中,而那各个神纪,只所以有着完整的时空大道之力与命运大道之力,却是由于这处于冥冥之中的时空长河与命运长河,会将这两种大道之力,以支流注入的形式,传递到这各个神纪之中。
而烬神纪外面,有着那坚不可摧的封天印防御,那时空长河与命运长河之力,能否穿透过来?如果不能,这烬神纪中虽有着复制过来的两道道印,不过没有那主流的支持,便会是无源之水,供应得了烬神纪所须么?
不过在这烬神纪成形之后,独孤篪的这种担心便一时尽去了。
这时空大道与命运大道之力,竟是自一处他事前绝对想不到的地方汩汩而出,补充于这烬神纪中。
而那地方,处于冥界,灵罚府,不错,就是灵罚府。这冥界中显现的阴阳灵珠之中,一样有着灵罚府空间,那空间,却是独孤篪体内的灵罚府空间与这冥界融合之后。显化于此,想不到那两种大道力量,竟然是自其中流露出来。
那冥界之中的灵罚府,与自己体内的灵罚府,是对应的关系,嗯,这种说法有些不太贴切,应该说本就是一件事物,显化于不同空间的同一件事物。
此时再看自己的灵罚府,独孤篪不难发现,在其灵罚空间之中,原本的那命运涧边,竟然生生多出两道脉流,其中一道紧依于那命运涧,其水流与其时分时合,不用问,那道脉流与这命运涧流一起,便是传说中的命运之河,哦,应该说是命运长河的支流吧。
而另一条脉流,距离这命运涧之所在倒是较远,那脉流水之中,时不时地便有一些时空景象翻腾,不过越往其流向的方向去,那水流中那时空景象翻腾的情景便越显虚淡,最后竟至于无。
对于这样的现象,独孤篪深思一会便既明白了其中的道理,这还是封天印的力量啊,时空长河,虽然能凭其伟力透壁而入,到达烬神纪,其中所携来的外世时空影象,却还是无法在这烬神纪中存在。
这其中有许多事,独孤篪还想不明白,不要说他,便是那慕容施怕是也想不明白,这怕是关涉到更深层次的大道之力。
想不明白便不想了,独孤篪在这件事上倒是拿得起放得下,只要之前自己所担心的不再成为问题也就是了。
烬神纪成,也算开辟了新的纪元,这一年便被定为烬神元年,而这一日便被定为烬神元年,元月,元日。
接下来的日子,或许这新生的烬神纪中,还有许多的事情要忙,不过,这一切都不再是独孤篪与灵儿等人须要操心的了,他们所要操心的是,往那外神纪神界去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