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 我娘子天下第一 線上看-第七百五十二章再無退路相伴

我娘子天下第一
小說推薦我娘子天下第一我娘子天下第一
李晔思来想去,还是没有任何的头绪。
有意不去想姑父柳明志是钦天监箴言中那个疑似脚踏七星之人,可是心神总是情不自禁的去往疤痕的问题上倾斜过去。
命数之说到底可不可信?
“前辈!”
李晔轻声叫了一声前辈,后殿的厢房中走出一个全身都笼罩在黑斗篷里的身影,不疾不徐的走到了李晔的面前。
“参见陛下。”
李晔默默的看着全身都笼罩在黑斗篷里的人物,犹豫了良久还是开口了。
“前辈,真的查不出什么人在妖言惑众,嫁祸姑父柳明志就是脚踏七星的人吗?”
“回禀陛下,十二影护法率领麾下各部影卫已经全力去查探消息的来源了,可是依旧是一无所获。
普天之下,在老夫知晓的势力之中,能做到如此神不知鬼不觉的存在,最可能的也只有那个舍得砸银子的柳家麾下的柳叶子弟了。
还有金国的提督司探子也有这个实力,只是如今金国自顾不暇,哪有时间分身来干这些事情呢?
当然了,也不排除金女帝还想做最后的负隅顽抗。
若是柳叶子弟的话,只是如此一来根本说不通啊,并肩王虽然已经自立门户多年,身份上却依旧是柳家的长子,柳家的少主之一。
柳叶子弟没有理由去陷害自己的少主,说他是脚踏七星的天命之人。
家奴可不是普普通通的奴才,而是千挑百选留下来的一些人,这些才能称之为家奴,亦或者称之为死士。
死士去陷害自己的主人,这可是从未有之的事情。
可是查来查去,再也没有任何的蛛丝马迹了。”
李晔怔然了一会,默默的看着黑袍人。
“如果是爷爷跟父皇的话,他们知道了这个可能是离间君臣之情的谣言之后会怎么做?”
“先帝的话不好说,登基尚短,帝王心性尚未根深蒂固,睿宗的话会倾力调查一下,如果实在查不出什么,可能会………..”
黑袍人的话虽然没有说完,可是其中的意思已经不言而喻了。
李晔双眸失神了一下,轻声呢喃了一句。
“可能…..”
李晔沉吟了许久,将手里的纸条递给了眼前的黑袍人。
“前辈看看纸条上的内容吧。”
“是,老夫斗胆了!”
黑袍人接过李晔递来的纸条,捧在细细的看了一会。
“疤痕,而非寓意着天命之人的脚踏七星?”
“对,前辈认为这是巧合还是……”
“老夫不敢妄言,并肩王南征北战,东征西讨戎马多年,身上留下了一些疤痕再正常不过了。
可是脚底如此隐秘之处遗留疤痕的事情非亲近之人很难知晓,不过不排除从丫鬟们的口中传扬了出去,再被有心人给利用了过来。
再比如金女帝!
并肩王跟金女帝的事情天下皆知,他们二人虽无夫妻之名,却早有夫妻之实。
同床共枕之时,知晓并肩王身上的疤痕并不值得意外。
利用此事令陛下跟并肩王心生间隙,从而离心离德使我大龙陷入内乱,好让金国获得一线生机也不是没有可能。
精彩玄幻小說 我娘子天下第一 起點-第七百五十二章再無退路相伴
只是这些都是老夫的推测之论,想要查证属实尚且需要一些时间。
如何处置此事,老夫给不了陛下什么好的建议,一切唯有听命行事。
陛下如何吩咐,老夫如何行事便是!”
看着态度恭敬的黑袍人,李晔神色陷入了一片茫然。
良久之后,李晔手臂微颤的捧起面前的茶杯:“前辈先退下吧,让朕考虑考虑。”
“遵旨,老夫告退。”
黑袍人再次离开大殿,蛰伏到了御书房的厢房之中。
“小德子!”
御书房外立刻传来了小德子略显紧张的声音:“咱在!请陛下吩咐。”
“摆驾怡安宫,朕要去拜见一下母后。”
“回禀陛下,太后娘娘照例回太子府小住了,此刻不在怡安宫内。”
“给朕拿便装,先去拜谒祖母,再去太子旧府。”
“遵旨。”
半个时辰左右,李晔带着一种莫名的神色从南宫梦的宫苑内走了出来。
这是一种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神色,虽然不清楚祖孙二人聊了一些什么内容,但是从小德子跟一群随从小太监噤若寒蝉的反应之上,大概可以猜测出,祖孙俩聊天的结果似乎有些不太愉快。
“陛…..陛下!太子旧府还去吗?”
“去!”
“遵旨,咱马上去安排。”
李晔等人出了宫门,一路朝着太子旧府的位置赶去。
而宫门外一些摊位上的客人,看着一行人消失的身影,也悄然的消失了踪迹。
柳府之中,柳之安正捧着一只画眉鸟逗弄着,听完了柳远的话,将一支木棒丢到了桌案之上,朝着一旁的书桌走去。
人氣連載都市异能 我娘子天下第一討論-第七百五十二章再無退路展示
“袁无术的身份查清楚了吗?”
“回禀老爷,此人乃是出自黄州天地观的一名后学之士,自从进入庙堂之后一直名声不显。
前钦天监监正告老还乡之后,此人被钦天监一众官员推选出来担任了监正之位。
紫微星暗,贪狼星现。
脚踏七星,帝星北悬。这句箴言便是他根据钦天监每年年底勘测来年运势如何得出的结果。
这句箴言并未流传在朝堂之上,单独被呈到了陛下的龙案之上。
百官只知道袁无术被陛下给严惩了一顿,至于因何缘故,尚不清楚。
钦天监监正是否受到重视,历来跟当朝天子是否看重命数学说,尊崇天人之事有关。
显然,年轻的陛下对于这些虚无缥缈的事情并不算太过相信,认为都是一些妖言惑众的言论而已。
不过从宫中之人的反应来看。
陛下虽然不太相信,却依旧抱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想法对少爷那边进行了试探之举。
至于结果如何,目前还不太清楚。
不过根据以前的情报来看,陛下已经把少爷当成了他想要在一统天下之后集中皇权的绊脚石之一了。
种种迹象表示,陛下不希望天下一统之后,有一个少爷这种重权在握的藩王影响天下的稳定。
迫切的想要削去少爷的藩王之位,将其召回朝中述职。
如此一来,少爷的一举一动都在陛下的眼皮子底下,几乎不会有什么大问题发生。
看来少爷麾下几十万所向披靡的精锐铁骑,令陛下已经相当的忌惮了。
而陛下想要中央集中皇权,势必要与地方的政权发生干戈。
而地方政权的翘楚,偏偏还是少爷这位一字并肩王。
王爷之位佼佼者的并肩王若是不支持陛下的集权之举,而陛下想要削除李氏皇族各亲王的藩位势必寸步难行。
完成中央集权更不过只是一个空想而已。
不过,就目前来看,陛下对少爷的行为还算温和,没有走到彻底决裂的那一步。
至于事情最终会发展到什么局面,就不好说了。”
柳之安轻轻地拨弄着茶水上漂浮的茶叶沫:“是一个有抱负,有雄心壮志的君主,可惜行事太过操之过急,不知三思而行。
混小子并不是一个贪恋权势的人,天下一统之后,只要老夫金国的那位儿媳跟小孙女人身安全彻底稳定了。
那时候陛下想要削藩集权不过是轻而易举的事情,确保了妻儿家人的安全无恙之后,以混小子的性格定然会跟以往一样,支持陛下的决定。
偏偏咱们这位小陛下,空有跟他爷爷一样的雄心壮志,绝对的掌控欲,就是看人的本领跟他的爷爷差了不是一星半点。
说到底还是太年轻了,不了解混小子的为人跟性格。
这就是一个属犟驴的性子,牵着不走打着倒退。
陛下的行为已经引起了混小子的不快跟警惕。
他越是急于收权,混小子反弹的就会越发的厉害。
因为这样的陛下超乎了他的掌控跟以往的认知。
混小子先后辅佐了三代皇帝了,深知皇帝的性格是什么样的。
陛下越是及迫于收回大权的行为,让混小子越是不敢去赌北边妻儿的安危。
一句话,陛下继位的太过仓促,根本没有见识过什么叫做真正的帝王权术啊。
仅靠书上所学终究难得真谛。
否则他断然不会如此行事了。
只能说是天意吧!”
“少爷那边怎么办?要不要通知他一下咱们查到的情报?”
“不了,混小子的事情已经不是老夫能插手的了,让内柳子弟静观其变吧!”
“是!”
“李布衣这个老东西还没有找到吗?”
“没有,外柳出动了七成弟兄,还是一无所获,此人就像消失在了天地之间一样。”
“继续查吧!”
“明白!”
书房外的房顶之上传出了一个声音:“老爷,有情报!”
“传!”
片刻之后,柳之安微眯着眼眸,将燃烧着的纸条丢到了火盆之中。
吾儿再无退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