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言情小說 朕又不想當皇帝笔趣-278、羣衆演員看書

朕又不想當皇帝
小說推薦朕又不想當皇帝朕又不想当皇帝
夏日风水河碧波荡漾,微风习习。
林逸笑着道,“这么好的天气,不游玩一番,好像跟白来一趟没区别,娘娘和公主呢?”
“娘娘和公主在知府衙门的后衙,”
小喜子一下子就领会了林逸的意思,笑着道,“小的这就安排游船,请娘娘和公主移驾。”
林逸点了点头,这就是有心腹手下的好处,只要自己随便说一句,就有人能体察出自己的心意,替着自己跑断腿。
这种感觉还是非常不错的。
小喜子是袁贵妃身边的人,但是却没少跟在林逸身后出入烟花之地,安排游船这种小事,自然轻车熟路。
眼前金陵城陷落,三和军纪严明,秋毫无犯,可许多人家依然紧闭门户,除非迫不得已,都不会出门。
他没法按照平常的办法了,直接找了本地的地头蛇——金陵城知府申俊儒。
永安王在布政司衙门高坐,下面跪着几十人,皆是吴州军政大员,他当着何吉祥的面,先是小心翼翼的说了一些话,见何吉祥没有反对的意思,愈发大胆了起来。
他每停顿一下,下面的人都跟着附和一声,高喊王爷英明。
永安王愈发得意了。
申俊儒同样跪在大堂之下,跟着吴州布政司彭龟寿、总兵庞庚一起时不时的逢迎永安王。
突然,大厅一下子安静了起来。
他小心翼翼的抬起头发现,原本滔滔不绝的永安王停止了说话,正朝着自己这边看过来。
正好奇怎么回事的时候,他的眼前多了一双黑色靴子。
“申大人,麻烦你跟咱家出去一趟。”
“是。”
申俊儒不知道说话的是谁,但是能让永安王不敢随意说话的,肯定不是普通人,唯唯诺诺的跟着出了大堂。
接着他再次听见了永安王痛心疾首的大骂行刺他的刺客。
“不知公公有何吩咐?”
申俊儒知道面前这个面须白净的小太监的名字。
但是,他远远的瞧见过和王爷进城,亲近之人中就有这个小太监,不是自己能得罪起的。
小喜子笑着道,“申大人乃是本地父母官,自然对本地风情了如指掌,娘娘与公主欲探这江南之地的风光,不知可有什么好推荐?”
申俊儒急忙道,“自然是月夜游船,楼台见新月,灯火上双桥,灯船穿棱十里烟。
只是眼前……”
游船好找,但是各个商户不开张,摊贩不出门,便没了那万家烟火气。
没了那万家烟火气的风水河,便是阴森鬼气一片。
“申大人,”
小喜子笑着道,“我们家王爷经常说,有条件要上,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
与申大人共勉,有些办法都是人想出来的。”
“公公说的是,”
申俊儒硬着头皮,“只是,王爷的威武之师进城后,衙门的三班衙役皆在狱中,下官着实独木难支,还望公公行个方便,放了他们出来。”
超棒的都市小说 朕又不想當皇帝 txt-278、羣衆演員相伴
火熱連載小說 朕又不想當皇帝-278、羣衆演員閲讀
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小說 朕又不想當皇帝笔趣-278、羣衆演員閲讀
小喜子眯缝着眼睛笑着道,“好说,好说。”
然后走到值守在门口的刘阚身边说了几句,刘阚自然无不应是。
正是一天中最热的时候,风水河两边的商户、居民的大门皆被拍的砰砰直响。
到夜幕降临的时候,风水河两岸,舞马魅影,灯火璀璨,游人如织,游船画舫,雕梁画栋。
袁贵妃与林宁扮做寻常人家的女眷游连于岸边,对着有别于安康城的市井百态好奇不已。
林宁跑在最前面,一会在捏泥人摊子上驻足,一会在书画摊上翻看。
林逸百无聊赖的走在最后面,他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
他实在对申俊儒这个人佩服不已!
用了一下午的时间调动上万人做群众演员,眼前居然还没有出一丝纰漏!
真是不容易啊!
他真想给申俊儒颁个奥斯卡最佳导演奖!
当然,那些群众演员的功劳也是大大的,虽然都是心不甘情不愿,面上居然没有一点的不高兴,都在卖力的表演自己的角色。
林逸淡淡道,“申俊儒是吧…….”
“下官在,王爷有事尽可吩咐。”
申俊儒害怕破坏了眼前的气氛,忍住了要直接跪下去的冲动。
“做的不错,”
林逸笑着道,“你啊,是真的用心了,本王很是欣慰。
本王向来欣赏能做实事的人,能者多劳,这金陵城以后多劳烦申大人了。”
“谢王爷恩典!”
这是成功的抱在了和王爷的大腿上?
申俊儒差点激动的哭了。
他是读书人啊!
做这种低三下四、吮痈舐痔的事情,他得下多大的脸面!
好在,他的努力没有白费,和王爷认可了。
“行了,就这么办吧,下去吧,”
林逸摆摆手后,紧随着老娘和妹妹上了游船。
达到顶层后,满桌子美酒家肴早已备好,林逸搀扶着老娘坐下,笑着道,“这是儿子特意为您准备的,你试一试,不知道你喜欢不喜欢。”
“我什么时候在乎过这些东西,”
袁贵妃等林宁斟好酒后,端起酒杯,轻抿了一口,然后道,“江南的女儿红,还是别有一番滋味的。”
引人入胜的小說 朕又不想當皇帝討論-278、羣衆演員閲讀
说完,又用手拿了块果脯放进了嘴里。
林逸在旁边坐下,笑着道,“只要你喜欢就好。”
袁贵妃望着天上的月亮道,“江南风韵,如诗如画,如梦如幻,真是好地方啊,我倒是有点舍不得走了。”
“嗯?”
林逸愕然,觉得自己是不是用力过度了,便赶忙道,“可惜三和才是儿子的根基,儿子出来这么长时间,也该回去了,要不然也能在此地多多陪伴您。”
“哼,”
袁贵妃叹气道,“这金陵城既然已入了你囊中,如何不是你根基了?”
“主要是儿子根基浅薄,”
林逸慌忙解释道,“无论是世家大族,还是名门大户,都不肯对儿子写个服字。
即使老太太您真想留在这里,也得等儿子打扫好屋子,不然乌烟瘴气的,您看了也生气。”
“哎,”
袁贵妃慢慢悠悠的道,“并非我贪恋繁华之地,而是您妹妹已经到了婚配的年龄,如今出了安康城,就更没什么指望了。”
ps:感谢“Woshi2b”大佬的白银盟,独宠我一人…….
等思路顺了,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