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 《覓仙道》-第1369章 見風使舵相伴

覓仙道
小說推薦覓仙道觅仙道
他眉头一挑,伸出手来,掌心之中,灵光耀眼,随后就有一件法宝,迅捷异常的飞出了他的指尖。
下一刻,就挡在了那符宝的前面,两者迅速在半空中缠斗了起来。
叮叮当当的声音不绝于耳朵。
乍一看,与普通修仙者的斗法,也相差仿佛,至少区别算不上很多。
但这仅仅是表面罢了。
两件宝物的任何一击,都蕴含着常人难以想象的可怕威力,只不过势均力敌,所以互相抵消掉了而已。
若是换一名修仙者,与他们异地而处,此刻早就已然是粉身碎骨。
“咦?”
百味真人眼睛微眯,显然眼前的结果让他感到非常诧异。
我没看错吧,这小子居然能与自己势均力敌?
当然,他也察觉到不是秦炎多么了得,而是对方所祭出的那件宝物。
要知道符宝虽然珍稀,但说到底,也不过是法宝的简化版而已。
而且这小子不过通玄而已,未必能够发挥出这件符宝全部的威力。
换句话说,这件符宝,极有可能,是一位渡劫后期的顶级强者制作出来地。
百味真人的心中不由的有点打鼓,难道自己无意间,又招惹了一个不能惹的人物。
当然,他倒不是对秦炎有所畏惧,关键是,渡劫后期的符宝珍贵无比,寻常的通玄期修士,哪儿有那么容易获得?
别说拥有了,见上一次的机会,应该都是渺茫得紧的。
所以眼前这小家伙,难道是某个渡劫后期老怪物的后辈子侄不成么?
想到这里,百味真人怎么可能不忐忑?
倒不是他胆小如鼠,而是无意间招惹上这样的强敌,明显是很不划算的。
“且住!”
百味真人的声音传入耳朵。
秦炎听了倒也不虞有他,毕竟自己刚才的偷袭没有起到效果。
这种情况下,对方没必要,使用什么阴谋诡计啊!
因为表面上,两人平分秋色。
但一来符宝不是自己的,随着时间的推移,处境肯定会变得对自己不利。
二来,对方不过才祭起一件宝物,接下来他可以使用的手段还有很多。
秦炎又不是那种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家伙,当然不会奢望,就凭着一件符宝,就能够与渡劫期的百味老祖平分秋色。
别开玩笑,自己还差得远了。
所以听对方叫停,他也不迟疑,因为对方没必要使用什么阴谋诡计。
于是秦炎手一抬,干净利落的将符宝收了回来:“前辈有何见教?”
秦炎心中依旧紧张,但表面上却是不亢不卑的道。
“小家伙,那张符宝你从哪里来的?”
人氣連載言情小說 覓仙道 起點-第1369章 見風使舵相伴
“自然是我家老祖赐予我之物。”
秦炎回答得干净利落,一点都不带犹豫迟疑,显然,这个问题他是早就已经想好了地。
“你家老祖?”
果然与自己猜测的情况相差仿佛,百味老祖的脸上流露出一丝忌惮的神色,不过却是一闪而过。
“不错!”
秦炎此时,已经隐隐猜到对方心中究竟在想什么。
他别无选择,只有玩起狐假虎威的把戏,希望对方能有所顾忌。
好在情况也与他所想的差不多。
百味真人果然有些犹豫起来了。
当然这个等级的老怪物,也绝不是那么好忽悠的。
于是对方开口:“不知道你口中说的老祖,是哪位道友?”
“玄天仙尊!”
秦炎回答得一点也不迟疑,同时他也没有胡言乱语,毕竟这件符宝,确实是玄天仙尊所留下来地。
“玄天仙尊?”
百味真人眉头微挑,隐隐觉得这个名字有点耳熟,但一时片刻又想不起来了。
这也是秦炎没有凭空杜撰一位高手的缘由,因为整个灵界,渡劫后期的修士也只有那么多,胡言乱语谎言是很容易被戳穿掉的。
那样很容易弄巧成拙,秦炎当然不会干这样的蠢事了。
对方皱眉思索,突然他的脑海中有一道灵光闪过。
“玄天仙尊,难道是数十万年前的那个……”
百味真人想起来了,此人成名极早,曾经在整个灵界都闯下了偌大的名气,只不过后来又如同昙花一现般的销声匿迹。
所以自己才觉得耳熟,却又未能立刻想起。
虽然同为渡劫期,但实际上,玄天仙尊与他根本不是一个时代的修仙者,关于他的事迹,百味真人也是从上古典籍中了解到地。
那是一个传奇,只不过牵扯到很久以前的往事,所以现在谁也不知道他究竟是生是死。
或许已然陨落,或许依旧活着。
此刻,听说眼前这小子,是玄天仙尊的后辈子侄,百味真人的眼中,不由得流露出几分忌惮的神气。
爱不释手的小說 覓仙道笔趣-第1369章 見風使舵推薦
他并没有怀疑,秦炎是在哄骗自己。
毕竟对方手中的符宝是货真价实的,何况一般的通玄期修仙者,如果与那老怪物没有牵扯,听过他名字的可能那是微乎其微的。
“原来你是玄天仙尊的后人,那我们不用打了。”
百味真人的声音传入耳朵,显然他已经做下了抉择。
“不用打了?”
秦炎不由得一怔。
虽然他已经猜到,自己这番狐假虎威,多多少少会有一些效果,但真的如此轻松就化险为夷,还是有些太出乎他的预计。
“不错,老夫刚才之所以找你麻烦,是因为认错了人的缘故,如今误会既然已经解除,我又怎么可能以大欺小,故意来为难你呢?”
秦炎:“……”
听到这番解释秦炎都无语了好吗?
自己又不是蠢货,这话一听就是在信口胡说。
什么叫做认错了人?
您老解释还敢找得更加随便一点吗?
秦炎无力吐槽。
当然他也不会去戳穿对方。
自讨苦吃的蠢事秦炎才不会去做。
有一些事情没必要寻根究底。
对方愿意握手言和,对于自己来说,就已经是最好的结果。
所以哪怕明知道对方是在胡说,秦炎却满脸堆笑的开口:“原来前辈是认错的人,我就说嘛,我与您无冤无仇的,现在误会既然已经解除,前辈可否放我离开了?”
“当然可以,但不用着急。”对方的脸上露出一丝笑意。